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落日的博客

人生百年把几多风月琴棋等闲抛却 是翁千古问尔等英雄豪杰哪个醒来

 
 
 

日志

 
 
关于我

时光如水岁月成歌,人生百味细细斟酌。一杯烈酒舞文弄墨,笑看云起静观日落。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总是难忘  

2009-05-11 17:4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意外的接到一个从宁夏打来的电话,是个小学同学,他从查号台查到我父亲的电话,又找到我的。他告诉我他17岁离开家乡了,辗转了几个省,现在宁夏居住,一开始,都在很感慨的聊着,突然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时的伙伴声音哽咽起来,他说,他已经整整二十年没听到家乡话了。

 二十年飘零他乡是什么滋味?同学告诉我,梦里都是乡音乡土,梦里都是童年的伙伴,他想看看童年我们一起玩耍过的地方,快要想疯了。明白了他的意思后,我对他说,有机会去时,我对着咱们的童年照几张照片给你发过去。

思维对于童年的记忆大都已中断,那个电话却从远方又向我发出了童年的召唤。不几天,单位正好有车去那里,我说有些事我也去,在包里塞台相机就去了。

 记忆的小船就这样拉开了风帆,驶向久别的童年。同学所说的小河,是淮河的一个支流,在镇子的南边,是驻马店和信阳两市的分界线(听说现在已成了个沙场,还专门成立了个河沙管理局)。水很清,那时街上人吃的水都是从这条河里一担担的挑上来的。父亲一开始不让我在这里玩,后来看到我的水性确实在他之上,也就不大管我了。于是一到暑假,我的大半时间都是在这条河里遨游,河里经常有鱼擦着身子滑过,沙滩上有一种叫“沙狗子”的东西,脚踩在沙滩上时,它不时会在脚下一动就没影了,弄得脚心痒痒的,河岸边,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菜地,有让我们垂涎的西瓜、黄瓜、甜瓜……当时看瓜的老头,是我们童年的最大敌人。

 在河里游玩时,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盯着那些瓜,偷瓜的事我不敢做,如果父母知道了,会往死里揍我的。宁夏的那个同学年龄最大,胆子也数他大,偷瓜,一般由他具体操作。我们只是在岸上打个掩护或在水里做个接应,算是从犯吧。主犯通常是光着身子爬上岸,爬在地上匍匐前进,看见我们在笑着盯着他,他还会故意像电影里那样在地上打个滚,靠近瓜地后不管生的熟的,抱起一个就笑着弯着腰往水里跑,等那老头发现时,人已跳到了水里。就在水里用小拳头砸开,凡在水里的小伙伴无论是否参与了放风和接应,都会分得一份。老头气喘吁吁的跑到岸边,抓起土块往水里砸了几下,骂几声也就走了。

 在偷瓜之前有一个相当要紧的步骤,就是把衣服转移到对岸的沙滩上,不然的话,老头会过来把衣服一古脑的都抱走的。转移衣服需要很好的水性,小伙伴们个个无师自通,在水里扑腾两天便游刃有余,一群孩子脚踩着水,手举着衣服,向对岸一闪一闪的飘着,那情境颇为壮观。对岸是一片空旷的沙滩,夏日的午后没有其它人的到来,沙滩上就我们这群孩子。挖个坑把自己埋住,只露个头,这个时候一个个都不说话了,空旷的沙滩有些沉寂,孩子们咪着眼享受着沙粒的清凉,再琢磨着怎样出其不意的攻看瓜老头一个不备。

 老头在同我们的长期斗争中,也有了经验,他看见岸上的衣服突然消失,就将防范的关口前移,掂着小板凳来到岸边,抽着烟有点得意的盯着我们。眼见今天不能得手,便有人提议:“上林场。”于是伙伴们齐唰唰的穿上衣服,一阵风似的穿过沙滩,向林场冲了过去。

 那个林场已在信阳地界上,周围没有村庄,靠着河岸的就这一片树林,至今不知它的产权,只知道是公家的,因为是公家的,不像私人的看那么严,林场大半时间处于无人管理状态,熟透的枣子,梨经常掉在地上任其烂掉。我们的目标是在树上,儿时的小伙伴们个个身手不凡,鞋子一脱,往上一窜,不管多高的树,几下就窜了上去,折些树枝编个帽子,采片树叶吹些谁也听不懂的曲子,还有就是把吃剩的枣核砸来砸去。如果有人喊了声:“大人来拉,跑呀!”小伙伴们沉着冷静,不慌不忙的从树上嗖嗖的窜下来,拎起鞋子,光着脚丫,一齐喊道:“跑呀!”如一支支离弦的箭射向田野,清脆的笑喊声和大人的吼声在田野的上空久久回荡......

 那时卫大兵就在我住的医院不远处,他父亲在街上理发,是个很好的人。有时家长给我一角钱让我理发,卫大兵就把我领到他父亲那,让他给我免费剃个头。他父亲理完后,会冲我的脑袋打一下,说:“完了,去吧小光头。”我们乐呵呵的咧着嘴出来,每次省下的一角钱,大部分都到了我俩的肚子里,也有一部分,是花在了那个摆小人书的摊上,连环画2分看一本,不限时间,但不能换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本《灵猴圣僧斗妖魔》,讲的是一个和尚在猴子的帮助下大破清兵,保家卫国的故事。小人书摊上经常围坐着一圈的孩子,如果说蹦蹦跳跳的孩子还有难得的安静时候的话,那就是在这个书摊上了,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坐在小板凳上,专注地底着小脑袋,任身边的行人走过又走过……

 和卫大兵做得最多的游戏是把对方往女生身上推。当女生从我们身边经过时,出其不意的把对方推到她身上,时间久了,双方的警惕性都日渐提高(至今一想起卫大兵,我都有种要提高警惕的感觉)。我们并排说说笑笑的走着,如果对面来了个女生,会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斜眼防着对方,暗暗戒备,暗暗运气,在和女生擦肩而过的瞬间,猛然出手,拽住对方推推拉拉的往女生身上撞去。

(原创)总是难忘 - 大漠落日 - 大漠落日的博客(原创)总是难忘 - 大漠落日 - 大漠落日的博客被撞的女生反应各各不同,有的理也不理我们红着脸跑了,大部分会正气凛然的瞪我们一眼骂声“不要脸!”还有一个跑到她的女伴中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的,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向老师告状的,也没有动手打我们的。因为没有危险,我和卫大兵玩起这个来是乐此不疲,相互间闪展腾挪,攻守防备的技术都日渐提高。

 还有一次惨痛的逃学经历。那天下午不是班主任的课,而且是个副科,下课后我俩使了个眼色,消消溜出了校园,出门拐个弯就是田野,在田埂上画上方格,用石子和树枝玩一种叫“憋死牛”的游戏,正斗的难分难解,一抬头,眼前出现了一个严肃的身影,是那个已经退休的副校长。因为他就在学校住,还一直在上着班,有时还代代课。那时学校没有围墙,只有围沟,老校长远远的望见了我们,也真有他的,他居然就这样不动声色、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我们跟前。我俩一激灵,第一个反应就是跑。卫大兵几下就钻进了高粱地里,老校长于是逮着我穷追不舍,边追边喊:“哪班的?别跑!”,我逃跑时选错路线,跑不多久,前面就被围沟挡住,我返过身来,试图迂回突围,老校长张开双臂,跟着我左右移动着,嘴里一连串的说:“你给我站住不,哪班的你给我站住不!”我向北详攻,在他快要抓住我的衣服的瞬间,一个转身,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绝尘而去。老校长立足不定,身后传来了沉重的倒地声和一声不由自主的“哎哟!”

 同大兵会师后,忧心忡忡,生怕老校长回去挨班清点人数。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铃响起,我们到班里去拿书包,果然在校园外面就听到了大喇叭上现任校长威严的声音喊我俩的名字,那句话还很有意思的:“同学们!今天下午,有两个穿白褂的同学突然失踪,隐藏在青纱帐中……”

 学校给我们使的是那招惯用的请家长,第二天上午,我父亲和卫大兵的父亲在学校里接受了一次再教育,父亲说,提起我俩,那个老校长依旧气得浑身发抖。

 那天的结果可想而知。中午放学后,我和大兵这对难兄难弟在相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结结实实地挨了顿揍。下午到校后,见了面,两人不好意思的相视一笑,一交流,他母亲不在家,只被父亲打了顿,是男子单打,我要惨些,是男女混合双打。

 不知那个为追我摔一跟头的老校长如今怎样,现在想起,颇为内疚,老校长,如果您仍健在,学生愿当面向您深深鞠上一躬。

 从贪吃挨揍的童年中醒来时,车已到了,避开那些笔直整齐的新街道,我是从还有些旧模样的老街道走向学校,一路上,一直有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从遥远的过去敲向现在。到了学校,放眼四望,地很平整,房很高,窗很明,不见半分当年的旧模样。也难怪,当我再站到这里时,中间已横着二十多年的时间,这里,早已是别人的世界了。心隐隐有些痛!

 那条河在学校南边,当我站在河边时,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楞住了,那场境很像电影里看到的农业学大寨大干快上的劳动大场面,只是电影里密密麻麻的人变成了串流不息的汽车,数十台抽沙船齐声轰鸣,数十条沙柱腾空的黄龙般此起彼伏,四轮车、拖拉机、铲车、挖掘机……数不清的车辆在童年的沙滩上放肆的轰轰作响,放眼望去,当年平整的沙滩,坑坑洼洼到处是大窟窿,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沙堆,到处是轰隆的机器。河水已经断流,只剩下几处黑呼呼的水静静地卧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心中忽然闪起了鲁迅《故乡》里的那声叹息:

 “哦,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住的故乡!”

   我傻眼了,有些后悔了,我甚至对那个想念故乡的儿时伙伴有点生气了。为什么非要我来到这里?我为什么非要来到这里?如果不来到这里,清澈的小溪依旧会在童年的回忆里,唱着欢快的老歌;金黄的沙滩上童年小伙伴的嬉闹声,依旧会在回忆里清脆的响起,而从今天后,它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吗?我早知道这里已成了个沙场,来时也有心理准备,可我幻想总会给我们留下一点,一点点的纯净的记忆吧,哪怕是在个角落里!如今,如今我水光朦胧的双眼,看到的是童年的沙粒被机器卷得腾空而起又沉重的落下,看到的是静卧着的黑水面对着轰鸣的机器无言叹息,多么美好的记忆就这样被粉碎了,我那金色而又平整的沙滩,我那清澈而又欢快流淌着的童年,哦!儿时的伙伴,我真的生气了,你要找什么童年的记忆?我凭什么听你的非要来到这里?原本想把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串起,却不料被这轰隆的机器击得更加粉碎,你凭什么让我无端心酸,你凭什么让我泪流满面……

 河对岸那片葱郁的树林还在,隔着河,用远境头,躲开来来往往的汽车,童年的快门闪了一下。

 回家后把照片发了过去,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我告诉他故乡永远是你的故乡,只是不是你想像中的故乡了,学校早变样了,现在的孩子在电脑游戏机里有更大的遨游空间,咱们的田野河滩,人家不稀罕。我告诉他童年是无法复原的,那条清澈的小河,咱们美丽的童年天堂,你将永远看不见了。千里之外,儿时的伙伴泣不成声,放下电话,我发现自己也已泪流成行。

 以此文,祭典我那永不再复来的童年岁月,谢谢童年给了我一生中最美丽的回忆!

 以此文,怀念我那不知现在何处的儿时伙伴们,谢谢你们陪我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995)| 评论(1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